7
张有为电商培训,没有一次是好评,都是很好!

张有为电商培训,没有一次是好评,都是很好!

央视【东方名家】系列光碟《实战网络销售》张有为讲师,集8年的企业网站推广、网络营销策划和网络营销实战经验,先后为两万多家中小企业成功实施了网络营销培训。
 
详细企业介绍
【奥鹏网商学苑】??? ??????奥鹏网商学苑是由上海奥鹏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网商张有为先生创立并亲自授课,为中小微企业与个人做网络营销的落地执行系统和网上操作实战技能培训,经过2~3天或1~3个月的实战 更详细
  • 行业:网络营销/推广服务
  • 地址:上海市南汇区沪南公路2729弄1125号
  • 电话:021-51099317,18616850390,QQ群53150199
  • 传真:021-51099317
  • 联系人:张有为 先生
公告
2011年在东方名家开讲《实战网络销售》并发行光碟。2013年在深圳、温州及上海通过网商总裁班,带领60个老板,保姆式传帮带一年,现招收老板学员中……
站内搜索

更多 申请加入成员列表
管理员
ali15866693137
员工
yxueting
供应商
sdpyyzc
员工
更多企业新闻活动动态

黑龙江新闻网

作者:shonly   发布于 2022-01-13   阅读( )  

  结婚领证先扫码答题、冲动型离婚先调解冷静……哈市南岗区民政局先行先试探索婚姻登记改革,4年助2028对欲离婚夫妻破镜重圆,调解成功率62%,今年4月更是作为全省唯一试点被民政部列入全国婚俗改革实验区。

  民政部4日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离婚登记人数为96.6万对;2020年全年离婚登记373.3万对,按去年的一半时间算,降幅达到5成。专家分析,这与今年起实施的《民法典》中设定的离婚冷静期制度不无关系。在婚姻自由的原则下,国家从法律层面设置理性门槛,奉劝夫妻双方切莫冲动离婚,一地鸡毛,遗憾终身。

  其实早在4年前,哈尔滨市南岗区民政局就已先行先试离婚冷静期的最初版——婚姻调解,效果显著。4年多来,劝解拟办理离婚的夫妻3270对,其中2028对夫妻破镜重圆,调解成功率62%,最多一天调解成功19对。

  随着结婚率降低、离婚率走高,所谓“剩男剩女”“闪婚闪离”等新的现象出现,民政部门今年4月启动婚俗改革试点,哈市南岗区民政局因摸着石头过河的先行先试成效,被列入全国15个婚俗改革实验区之一,为期3年,全省唯一。

  那么,4年多来,南岗区民政局是如何在实践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探索自下而上的婚俗改革之路的呢?请看记者的调查。

  2017年1月,赵晓春刚就任南岗区民政局局长。当月26日,猴年的最后一个工作日,他发现当天来办结婚手续的有10对,办离婚登记的则有13对。

  “这样下去不行啊!”这一组数据,让赵晓春颇感不安,他和同志们一起商量“必须做点什么”。春节一过,他们在婚姻登记大厅辟建了离婚调解室,邀请“全国三八红旗手”、有着多年志愿工作和社区工作经验的王春艳等人担任志愿者。看到前来办理离婚手续的夫妻,志愿者就把他们领到调解室撮合。刚开始,很多人不买账,“去去,一边去,不用你们管。”有的人甚至将热水泼到志愿者身上。

  冷言冷语并没有让志愿者气馁。大家总结了一下,来离婚的夫妻中,有因为买房避税而政策性离婚的,通常表现为“两人嘻嘻哈哈来,手挽手走”;有存在家暴等问题,矛盾不可调和的;而绝大多数离婚夫妻,多存在抗压能力弱、逆境受挫能力差、不担当等问题,以30岁左右的初婚小夫妻为主,“这种调解成功的可能性很大”。

  两个月后,有了更多经验的志愿者们在离婚登记大厅“趴活儿”,目标更为明确:哭哭啼啼的可以调(成功),两人都不愿签字的可以调,吵吵闹闹仍有感情基础的可以调。

  看着离婚调解室进门处宣传板上《五岁孩子写给离异父母的一封信》,王春艳讲起了令她印象最深的一件事:两年前的冬天,一对夫妻带着七岁女儿来办离婚。调解过程中,王春艳苦口婆心的话语让女孩倍感温暖。看完宣传板上的那封信,女孩小心翼翼地问王春艳:“奶奶,你真好,你真像我的亲奶奶。我可以亲亲你吗?爸爸妈妈离婚后,我就再也看不到我奶奶了……”

  王春艳把这对夫妻叫来,让女孩读完那封信,一家三口抱头痛哭,最后决定不离了,女孩与父母离开调解室时,笑得特别甜。在59岁的王春艳看来,“调解成功的那种喜悦,没法用词形容”。

  时间长了,这种纯靠爱心、热情、经验在岗的志愿服务渐渐暴露出一些问题。遇到不会控制情绪的人怎么办?只知道闷头哭,一言不发的人怎么办?“必须找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儿。”赵晓春说。今年2月,南岗区民政局与哈尔滨来顺公益志愿服务中心(以下简称“来顺公益”)合作,由该中心整体负责离婚调解志愿工作。“项目所需人力、物力,都由我们自筹资金。”8月3日,“来顺公益”理事长徐来顺告诉记者。

  14时许,离婚调解室里,一声声歇斯底里的哭声打破了办公区的宁静。李女士的儿子正处于青春期,而她本人不当的管教方式和不良情绪,让丈夫和儿子极其反感。

  “深呼吸、放松、吸气、呼气……”朱文雯侧着身子,左手握着李女士的手,右手轻拍她的后背,“亲爱的,我知道你为这个家付出很多,受了很多委屈。但与青春期的孩子沟通,有时候要找到一些更合适的方法。”

  作为“来顺公益”的志愿者,朱文雯是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两个月前她成为离婚调解室的一名志愿者,每周定期上岗。目前,该项目共有40余名志愿者,其中包括两位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志愿者马丽娟曾是一名企业党支部书记,参与到离婚调解项目后,她自学成才,考取了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证。

  为了提高调解技能,南岗区民政局今年邀请了婚姻情感咨询专家徐磊参与进来,为志愿者们进行培训。目前,南岗区民政局已形成以专业心理咨询师为主,热心退休志愿者为辅的离婚调解队伍,越来越多的市民慕名而来,让免费“婚姻郎中”帮助他们疏通婚姻中堵塞的“经络”。

  眼下的离婚调解室,不仅为计划离婚的夫妻而设,同时发挥着免费婚姻辅导咨询、婚姻医院“诊断”的功能。

  哲松是“来顺公益”的志愿者,他从事心理教育工作已经十七八年了。一个月前,他为志愿者们设计了一套《婚姻调解工具图》:“你们有过哪些共同的感受和经历?对方给过你哪些帮助?你给对方添过哪些麻烦?离婚的利处?离婚的弊处?”工具图只有五个问题,但对打算离婚的夫妻来说,各个问题都在进行“灵魂考问”。

  说起制图的初衷,哲松说他想为志愿者提供技术支撑,“让当事人重新审视自己的感情和婚姻,做出合理的婚姻决定。”

  “对有家暴的、生活无节制、无底线%貌似破碎的婚姻都是可以劝解的。”57岁的何丽今年上岗后已经调解成功十余对夫妻,被南岗区民政局婚姻辅导站站长、来顺公益志愿服务中心秘书长王淑芬称为“金牌调解员”。

  “婚姻出现问题,要从双方自身找原因。只强调为孩子别离婚,很不科学。”何丽说,与其一味撮合剑拔弩张的双方,还不如对当事人进行心理分析,归纳、整理,能够迅速找出症结,对症下药,进行调解。

  据悉,现在调解成功后,南岗区民政局还设置了定期回访制度,并成立由劝和成功的夫妻组成“往事回味群”,定期在群内讲课,让调解的效果可持续。

  2018年5月21日,南岗区民政局聘请先进人物为结婚登记颁证师(图片由受访对象提供)

  家是爱,也是责任。看着那些闪婚闪离的年轻人,南岗区民政局的工作人员越来越感到谨慎结婚比谨慎离婚更重要,于是他们前移婚恋学习关口。

  “对于婚俗,您最看重什么?” “如何处理婆媳关系?”“如何处理复杂的家庭成员关系?”“婚后,夫妻如何学习成长?”准新人手机APP答题,30道考题与婚姻家庭生活有关。自今年4月开始,来南岗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大厅,扫码答题再领证,已经成为准新人必须要闯过的一关。

  “只要准新人符合法律规定的结婚条件,我们均予以登记,婚前答题是防患于未然。”赵晓春说,婚前扫码答题具有婚前扫雷功能,“让新人在接受教育中慎思明辨,掌握经营婚姻家庭的技巧。”

  为了让结婚登记更有时代仪式感,南岗区民政局还在 “214”“520”“七夕”等准新人偏爱的网红结婚日,推出集体结婚颁证仪式,特邀社会名人、最美人物、道德模范等,组建20余人的志愿颁证师队伍。

  谈起设立集体颁证仪式的原因,赵晓春坦言,想让新人们感受到婚姻的神圣,感悟婚姻家庭所蕴含的责任与担当,不再轻易说出“离婚”两个字。

  在婚姻家庭辅导方面,南岗区民政局还发起并开展了“幸福家庭第一课”公益讲座,邀请法律和婚姻方面专家,与新人们一起探讨婚姻家庭问题,传承和发展中华优秀婚姻家庭文化。

  在南岗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大厅,记者看到,结婚登记处对面有一间十余平方米的玻璃房。赵晓春向记者透露,这是由志愿者筹资建立的新媒体直播间。“以后将在这里举行线上调解。同时邀请志愿者或被调解成功的当事人出镜,拍摄情景短视频,传播中华优秀婚姻家庭文化。”

  “民生工作要自下而上开展,倾听百姓心声、聚焦百姓需求。”赵晓春表示,下一步南岗区民政局计划把婚姻家庭纠纷调解向街道和社区(村屯)延伸,从源头上化解婚姻家庭纠纷。

  赵晓春还表示,农民工一直是他们关注的群体。他们计划把婚俗改革的注意力,向农民工群体倾斜。比如组织农民工集体婚礼等。此外,他透露,想在南岗区红旗满族乡设立“百姓婚礼礼堂”,通过公益婚礼,降低百姓婚礼的费用,使婚俗更文明,使婚姻更纯粹。

  黑龙江大学社会学教授曲文勇:婚俗改革的发展,最重要的是要通过制度建设、制度保障来提高整体的服务水平。群众需求是多样化的,相关部门要从顶层设计上,提供多样化婚姻家庭辅导服务。家庭婚姻辅导服务不仅需要政府站台,还可以通过政策扶持、政府购买服务等途径,积极引导社会组织、专业服务机构以及相关婚庆服务企业等发挥一定的影响力。

  哈尔滨市来顺公益志愿服务中心理事长徐来顺:婚姻家庭辅导服务是个较为系统的概念,它不仅包括婚前辅导、婚姻关系辅导,还包括离婚辅导这一环节。婚姻家庭辅导服务作为一项专业性较强的公益服务,未来加大从业人员专业化程度任重道远。充足的师资、接地气的培训、可评估的效果、可持续的辅导等,都是未来需要关注的焦点问题。